东富门户网站>情感>故事:婆婆闹离婚我极力劝阻,听完她一番话我也决定离婚(下)

故事:婆婆闹离婚我极力劝阻,听完她一番话我也决定离婚(下)

2019-10-17 16:20:16

我尽力劝阻我岳母不要离婚,听了她的话后,我也决定离婚(第一部分)

“是的,我嫁给了老秦,其实是有组织的。既然我已经老了,我就不怕羞耻。我不想生活在这样的混乱中,”我岳母继续说。“我想为爱而活。”

范英平很惊讶肖淑萍和郑新杰能看得这么清楚。

"但是妈妈,你考虑过爸爸的感受吗?"范英平愣了一下,然后说,“还有你儿子……”

“我和老秦毕竟关系不错。我以为这是爱,但直到我遇到老郑,也就是在郑新杰的父亲之后,我才发现我和老秦不是爱,而是家庭的爱……”

萧淑萍提到老秦时总是叹气,但当她提到老郑时,她的脸上闪耀着前所未有的光彩。“至于她的儿子,他们已经成家,遇到了这么好的儿媳妇,我相信他会理解的。”

郑新杰没有说话,在他身边点点头。

一起说爱,说不爱,然后分开。

这似乎是一个简单的事实,但很少有人能做到。

范英平的父母说,虽然原因很简单,但仅限于未成年人。

“妈妈,你已经成年了,你能不能有点责任感?”范英平指责了一句,然后转过头看着郑新杰。“你离婚了,不是你唆使的吗?”

萧淑萍想再说一遍,但郑心洁阻止了她。

她张开双手,继续大笑。“你误会我了,我很简单。我和秦大楚只是没有足够的感情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彼此憎恨,所以我们选择让彼此离开。”

“哪里有那么多爱,爱是短暂的,婚姻是长久的。不可能每天都过着美味佳肴的生活,你必须吃简陋的馅饼。”范英平试图说服她面前的两个女人,但她也试图说服自己。

郑心洁突然怜悯地看着她,一脸思索,“你说得对。然而,生活不能是简单的一餐。一个人必须找到一些吃美食的机会。但在我看来,秦大楚是一个非常软弱的人,而我不是一个热情的人,所以这段婚姻食物无味……”

“呃,等等,我儿子太虚弱了……”萧淑萍一听,就不以为然,想和郑新杰争论。

郑心洁没有答应,又笑了,称赞萧淑萍终于找到了爱她的人。她也很高兴她的父亲能再次找到第二个春天。

“它真的很弱。”范英平叹了口气,放下筷子。“老公,这没有什么不好,也没有什么大的好处,但是就像放在角落里的东西一样,只要被灰尘覆盖,就会觉得可有可无。”

“我以为你会没事的。”这一次让萧淑萍一脸惊讶。

范英平盯着郑新杰的脸,认真地说,“不过,秦大楚这次和你不一样了。我能感觉到他对我没有太多的爱,但他不能忍受这段无聊的婚姻。”

"所以,他最终放弃了爱,选择了一天."郑心洁叹了口气,“我们都不如妈妈。”

这时候,范英平和郑新杰看着萧淑萍。萧淑萍的脸惊喜交集,深受感动。

“我老了,没什么好担心的,可以潇洒,但你还是如花似玉,别都向我学习。”萧淑萍突然责怪自己。

生活很少潇洒。女人生活中有太多的束缚。难道他们不能给自己更少的生活责任,更多的追求幸福吗?

范英平看着婆婆捶胸顿足,笑着想,郑心洁也跟着笑了。

既然婚姻把红色的绳子变成了枷锁,两个人被锁在一个阴谋中,那么他们中的一个必须首先摆脱这个困境。

范英平突然意识到总是她有麻烦。

“我也想离婚。”她语气平静,态度坚定。

"是我做了糟糕的演示。"萧淑萍又开始发牢骚,但没有采取任何行动。

“也许这是命运。”郑新杰突然拉着范英平的手。“我们都嫁给了同一个男人,认为这段婚姻是我们自己的幸福。事实上,并不是每个婚姻都幸福。一个人可以结婚或离婚。幸福的婚姻只是找到彼此相爱的人来生活。”

“你又找到了吗?”范英平的声音没有落下,郑心洁抬起手,明亮的戒指和眼睛露出微笑,似乎在炫耀她的幸福。

“恭喜你,但很难找到另一个爱人……”范英平又开始犹豫了。

“是的。有些人可能会一下子找到它,有些人可能要等上半辈子才能找到它,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不需要另一个人,”郑心洁继续说,“但无论如何,请不要放弃寻找真爱的权利。”

范英平松了一口气,因为这个结已经解开了。她认为郑心洁是明智的。

“等一下,”肖淑萍脸一红,插话,“说,做就做,你和我儿子,你还得考虑,考虑……”

范英平和郑新杰面面相觑,扑哧笑道:

早饭后,范英平不仅没有让婆婆肖淑萍改变主意,还让自己陷入了离婚的考虑。

那天晚上,范英平和秦大楚共用一个房间。

秦大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,正要关灯,这时他看到范英平蜷缩在丝绸睡衣里。

“为什么,你不睡觉?”

“秦大楚,我们离婚吧。”

房间突然变暗了。

起初,秦大楚继续关灯,好像没听见一样。

“秦大楚,我说咱们离婚吧。”

突然,灯又亮了,但这一次范英平的眼睛受伤了。范英平再次看着秦大楚的表情,那张愤怒的脸。

“你们女人怎么了?你们都想离婚吗?”秦大楚抱怨道。

“因为没有爱,这一点,你也知道……”范英平眼睛严肃地看着秦大楚。

秦大楚背对着她坐在床上,然后站起来原地踱步。然后他转过脸,盯着范英平。"你知道离婚会对我造成多大伤害吗?"

"你知道不离婚对我有多伤害吗?"

范英平这一反驳,秦大楚震惊了。他又遗憾地坐在床上,一言不发,背越来越重。

很快,他摸了摸床头柜,点了一支烟,烟圈在房间里盘旋,迷晕了范英平。

范英平突然犹豫了一下,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。也许秦大楚只是不擅长表达自己。

你怎么知道秦大柱把烟灰掉在地上,突然低声嘀咕道,“你33岁了。你不在的时候还能找到吗?”

范英平感到窒息。她怒气冲冲地下床喊道:“秦大柱,这就是我要和你离婚的原因!”

范英平坚定而大胆地冲出房间。他没有回头。仿佛回头是一个深渊,前方只有希望。

一个月后,一男一女,两对男女从民政局的大厅里走了出来。

这一次,离婚的人,一个是范英平和她的丈夫,另一个是她的婆婆和岳父。

因此,范英平和肖淑萍都选择在同一天离婚。

在外面的世界里,他们都过着美好的婚姻生活,甚至在这个小小的地方也有一些闫飞绯语,说什么秦家父子不幸,一老一小离婚了,其他人甚至说秦家女人乱,甚至说范英平外面有个男人。

范英平嘲笑这一切。她唯一感到羞耻的是她的父母。她可能辜负了他们的期望。

然而,范英平还是毅然选择离开秦大楚。

他一走出政府大厅,天空就开始下毛毛雨。

不远处,一个精力充沛的中年男子走近他们。是老郑。

他手里拿着一把雨伞,准备好了,递给了肖淑萍。

秦大楚手里也拿着一把雨伞。看到这一幕,他撑起伞,带着狼狈的老秦离开了这里。

大雨中,范英平一个人被淋湿了。

“我们不再是好女人了。”

范英平听了这个声音,然后抬起头来已经一挡,原来是萧淑萍,撑着伞走到她身边。

"一个女人是否优秀不是由别人决定的,而是由我们自己决定的."范英平笑着说道,萧淑萍一听,也点了点头。

远处,老郑最好独自撑着伞,带着愉快的微笑看着这一切。

“郑伯伯真好,还特意在门口等你。不喜欢……”范英平连忙止住了他的话,这两个女人现在移情别恋了。

“当初,也是我不好,是我儿子的个人问题,急于解决你们两个。我还以为我们俩都有平的名字是命中注定的……”萧淑萍害羞地解释道:“不过,有一点可以肯定,你真的是个好女人。”

"我在一次疯狂的游泳中失去了一个可爱的人,我偶然遇见了你。"

“我不明白你说的老话,但我知道人们为什么是浮萍。我们这一代人年轻时不知道什么是爱,他们只知道如何谋生。现在条件好了,我还得多想想我自己的幸福。”

"事实上,真相是相似的."范英平说:“雨下得有点大。她握住她的手,让清凉的雨珠落在她的手心。”好雨知道季节。"

"啊,你感觉很清楚。"萧淑萍叹了口气。

"谢谢你,儿子。"

“看来郑新杰也说过这句话,”萧淑萍睁大了眼睛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“顺便说一句,过一段时间后,我会从老郑那里拿到证书,你可以吃一顿简单的家庭晚餐。”

范英平笑了。

她不喜欢淋湿,不听萧淑萍的建议,远离伞面,在雨中玩得很开心。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因为下雨,她感到新鲜的空气带有泥土的味道。

再次单身就像一棵幼苗再次从土壤中发芽。

她想,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到如此清爽和放松了。(作品名称:久而久之厌倦,作者:昕明白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屏幕右上角的“[关注”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为您推荐